您好,欢迎访问《合纵连横关联人物》 网站地图

服务热线

淘宝天猫旗舰店店铺

平台中心-数据

 

老罗的tNT到底是个什么逻辑?

2018.5.15号锤子科技举办了号称“改变世界”的新品发布会,地点是万人鸟巢,单口相声,没有“假的”。这场重新命名、重新定义,重新规划的发布会到底是怎样的逻辑?又改变了什么呢?

R1

老罗的tNT到底是个什么逻辑?

锤子首先快速的发布了坚果R1,作为锤科对旗舰产品缺失的填补,3499的起价具有相当的竞争力。并且从目前的测评来看,对玻璃手感的打磨以及照相的跟进还是值得肯定的。但显然,改变世界的主角并不是它,那条5.15之前不要买手机的微博,明显犯了“张冠李戴”的逻辑谬误。如果非要对R系的命名进行解读,那只能说是Rename>>>>Revolution。同样值得一提的是,1Trom版本8848的售价,不知是想和铁粉互动呢还是暗示与其无脑钛金手机不如买个锤子。

老罗的tNT到底是个什么逻辑?

TNT-定位

直观来看TNT工作站就是自带显示器的可语音的三星DEx。我很喜欢Testv对三星Dex的场景描述:家里不想放电脑,又得自备其他外设,下班又需要少量简单工作。TNT的范围同样局限而又苛刻,以至于发布会只掏出了半成品office,而又诸如文件的传递,与其他PC.exe的割裂,显得鸡肋。

家庭如此,办公室亦然。当下,撇开9999的定价,语音交互的办公场景极其挑战语言识别的准确度与办公噪音的忍耐度。2013年有一部关于人工智能的电影,不知大家有没有看过,叫做《her》。男主服务的公司是一家信件代写公司,当然,信件是以语音的形式展现。可以看到,单个工位的占坪以及可想而知的隔音设计。除了语音办公,这部电影给我最大的提示在于:语言的情绪化。用语音展现的信件,包含着大量的情绪,态度,酝酿。我想,这也是对未来ai的巨大启示,不同于干巴的文字,交互时的情绪是极为重要的维度。

老罗的tNT到底是个什么逻辑?

TNT交互

TNT,touch and talk。老罗不断地强调手势搭配语言是多么的重要,多能提高效率,siri和其模仿者是多么的错误,但其实他的所有例子都默认一个前提:复杂语句。所以要从逻辑上,这个前提成立吗?如果只是简单的操作,比如:打开日历。我可能只需要一个Click,talk无必要。又比如:“小爱同学,单曲循环《不爱我就拉倒》”。一句话的事儿,touch无必要。所以touch and talk看似结合了两种交互,但反而容易落入中间地带,未必高效。

老罗的tNT到底是个什么逻辑?

关于“talk”这种交互模式,下意识想到的还是语音助手,最早的siri再到现在的bixby和小爱同学,其实这样一种交互目前还是比较尬的状态。很少在公共场合看见或者听见,hey siri帮我怎么怎么样,hey bixiby,帮我怎么怎么样,在电影《her》中,似乎看到了解决这种“尬”的方法,就是使用蓝牙耳机,仿佛在和人交流。而不是说电话来了,你一张口就是“喂?”然后那头传来“云喇叭提示您,您的快递到了XXX,请于二十分钟后到校门口领取,如有疑问请拨打1xxxxxxxxxx”。好不尴尬。

老罗的tNT到底是个什么逻辑?

作为小爱同学的领养人,talk交互给我最大的问题就是在于一种没有具化成像的“脑空白”。比如我想听歌,可有时候想不起歌名,或者不知道还有什么歌可听,那我就很需要网易云音乐的每日推荐。小米AI最近接入了QQ音乐1200万的曲库,但可惜的是并不能直接播放QQ音乐的日推歌曲。同理,对于tnt,虽然可以语音操作,但用什么字体,用什么函数,这些能否脱口而出,值得怀疑

老罗的tNT到底是个什么逻辑?

最后,talk的输入效率方面毋庸置疑,比不上经过训练的打字输入,而且,两者共同的前提是:需要在脑中完成构思。所以发布会上对office套件效率提升的数字,我只能主观地,云评测地认为:开局一个百分号,数字全靠编。另外,talk的识别是需要大量机器学习以适应不同的表达方式,准确识别形近语音的。就比如“还要辣油啊”与“还要蜡油啊”???

启示与亮点 可预见性

关于office套件的展示,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可预见性。包括字体,字号等滚动预览、对下一步PPT的预判、闪念胶囊的自动识图等等。区别于人工智能,不涉及机器学习,他只是穷尽各种可能,并且优先铺设最大概率事件。但确实让人眼前一亮,并且具有相当的实用性。

老罗的tNT到底是个什么逻辑?

特长的延展

锤子系统,说实在的,挺不错,确实有很多自己的东西,比如闪念胶囊,比如Big bang。显然在堆TNT的时候,很可见的对好评功能的移植。当然我并不喜欢十个实体按键的设计,一是在缺乏反馈的情况下就固化功能,未必实用,二是拉低了屏占比,三是反而提高了使用和学习成本。

老罗的相声,在我看来,有一个显著的共性,就是在介绍功能的时候特别喜欢介绍:这个功能啊是和XX公司合作的。当然了,李楠亦如此,我觉得这是一种比较积极的,愿意合作的姿态。但是对于子弹信息这个合作开发功能我觉得并不ok,通过展示,看似高效,但适用场景老罗的举例也很准确,适合聊天社交并不适合办公。而社交,其实是反效率的。办公追求效率,ok没问题。但社交,是需要打磨,需要动脑筋的。

老罗的tNT到底是个什么逻辑?

尾巴

TNT工作站这个产品,市场上已经有不少类似的成果,而锤子试图从人工智能中抽出“talk”的交互方式加装其上,然后抛出“重新定义下一个十年的个人电脑”的slogan,暗自欣喜:任务总算完成,反正我定义的是十年后的东西,现在又不能说我错。

 所以这个产品,与其吹上天说革了XX的命,不如说是兜售一个概念,一个关于未来十年PC方向的概念。目前而言,只能说是把一些讨论层面的idea具化了部分。

老罗的tNT到底是个什么逻辑?

彩蛋

三星DEx:我想法创新,产品领先。                                                                                                                   华为电脑模式:对不起,我也能跟进 。                                                                                                             锤子tnt:我。。改变世界。  

来源:什么值得买                                                  时间:2018-05-31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5月15日报道(文/都保杰)

锤子科技6周年产品发布会,赶上了北京初夏的一场雨,老罗差点儿湿了身。

“感谢各位冒雨参加,我们今天是来一起见证历史的。”从成都回到北京,老罗在开场客气的说了声:北京你好。

之前,老罗炒作得让人尿裤子的说法,夸张的有点儿过了头,整场发布会下来,作为科技圈人士大概并不会感觉到多么地革命,又是老罗搞的一些异类花样而已。这场主打“革命”的发布会大概就说了三件事:

第一,统一了下锤子科技的品牌称呼,老罗表示,锤子手机这个说法从来都不是我们自己叫的,只是我们公司叫锤子科技,英文Smartisan,今后旗下手机将统一称呼叫“坚果”这个品牌;第二,旗舰手机坚果R1发布,除了超高屏占比的全面屏设计,也就是配置方面硬了上去,后置1200万+2000万像素双摄,前置2400万像素自拍摄像头,暗光拍摄有所提升,高通骁龙845处理器,跑分同行第一,压感屏,无线快充,硬件级AI降噪,高通TVOUT高清大屏输出,最高达1TB的闪存,顶配8848元。

有意思的是,一直淅淅沥沥似乎没完的雨在介绍完坚果R1的时候停了。“雨停了你们发现了么?就是被我给讲停了,接下来会有点激动。”

锤子科技做手机被业界嘲笑为无关紧要的微创新,老罗想说的却是,锤子科技一直想成为盛田昭夫时代的索尼或者乔布斯时代苹果的伟大公司,想推出伟大的产品,那个“纸尿裤”的梗其实是:坚果TNT工作站,重新定义下一代个人电脑和下一个十年次世代的计算平台。

而坚果TNT工作站,类似是一款触控版一体机,27寸触控大屏,售价最高达14999元,暂定三个月以后发货。特点是触控快捷键操作和深度定制的语音交互操作方式,扬言要革键盘、鼠标的命。和宣传手机的套路一样,老罗也细数了个人电脑的历史问题和交互问题,提出了自己做电脑的交互方式革新:手指+语音+只能+人工智能+图形界面,锤子科技为此还开发了全新的SmartisanOS6.0。

坚果TNT工作站的系统界面有点儿效仿macOS的UI,老罗甚至专门研发了坚果OFFICE,这个工作站主要有三大交互亮点,TNT:触摸和语音交互实现软件内部具体操作;水晶球:预测用户可能要操作什么,提前把下一步内容推荐给你使用;发牌手:优化搜索引擎和浏览器索引方式,提升信息索引效率;即时通讯工具:子弹短信,多界面跨平台自由沟通。

当然,语音交互在实际工作环境中可能面临各种不稳定的问题,比如难以识别、噪音干扰等,概念超前但不成熟的交互方式或许会成为这款产品的最大鸡肋,真机演示环节,老罗摸了一把汗,每次出错锤粉们都呐喊一声理解万岁,大概有那么十几次,能不能革命性地提高工作效率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转眼6年了,锤子科技的旗舰呢?老罗在鸟巢给的这份答卷却不是做了6年的手机,而是一个未知的新起点,转头杀进PC业务,回顾锤子历史,这也基本符合老罗的性格吧。我想很多年之后,当人们谈论起国产手机和PC行业红海厮杀的这段故事时,不可避免会提一下老罗和他的锤子科技,以及很多人为之一笑的情怀、异类、天生骄傲。

人们喜欢老罗,因为他既有天真理想的一面,亦有与现实死磕到底的偏执,这是每个人在现实中的挣扎状态,活着多多少少得有点儿不认命的精神,眼里得有光。

人们讨厌老罗,他的言语经常傲慢又彪悍,怼来怼去结怨无数,时而理性时而偏激,可以经常吹破牛皮,也可以腆着脸再来一遍。

争议之中,这个胖子和他的锤子科技在蜕变和敲打中特立独行,从边缘逐渐走向舞台的中央。生命不息,折腾不止,也许不会多么深刻地改变世界,但绝对能给市场注入一股清流。

6年前,从一个行业笑话做起

在2012年的时候,老罗进军手机在行业看来是个笑话。在此之前,人称“新东方一哥”的他风靡一时,靠得是愤青般的教育方式和满怀理想主义气质的老罗语录,之后决然放弃四五十万年薪先创办牛博网后做英语培训学校,职业生涯没有一项跟硬科技沾边儿,传闻做新东方英语老师之前倒是卖过电脑硬件……而离开新东方的原因也很单纯,罗永浩公开说,最初选择那里是因为高度的理想主义氛围,离开则是因为这种氛围不复存在。

而后之所以两个创业项目搁浅也并不是因为做得很差劲。牛博网一度聚集梁文道、韩寒、柴静等一批学者、作家、媒体人,日访问量突破百万,但因不配合“和谐”删帖被强行关闭,被关停之前已经收支平衡。老罗英语培训学校业务其实发展也相对顺利,但这并非老罗最喜欢的事业,2011年学校的盈利达到了100多万元,但老罗却在后来说,开老罗英语培训第一天就不开心,但得为投资人负责,扛了两年,有天从财务那儿知道公司赚钱了,当场就不想干了。

彪悍的人生大概就是这样不需要解释。了解罗永浩的人都说他这人一旦投入某件事情,往往会爆发出惊人的热情,付出别人难以想象的时间和精力。只是,当他把每件要做的事情做得差不多之后又发现,原来这并不是他最想要的,直到后来萌生出做手机的想法。

网上几乎没有人看好英语老师能做成手机,纷纷质疑为什么?老罗回答:和无聊沉闷的传统行业比,科技行业有无限的可能性,能通过处心积虑地改善人类的生活品质来获得事业的发展,让我享受工作远超过享受生活。

但实际上,做手机需要很厚的行业技术背景,老罗丝毫不具备,2011年11月底,他还曾去小米总部和雷军会面,彼时小米手机1刚刚面世预定火爆,希望能和小米达成一些合作,但聊了聊发现自己的一些理念和雷军有本质冲突,遂萌发了自己做手机的想法,提出了所谓用工匠精神做有情怀的手机。

做手机的挑战从资金和研发能力上来讲都不是开英语培训班可以比拟的,支持老罗新事业的第一个贵人是陌陌创始人唐岩,一次唐岩在和老罗交流商业网站的运作时,罗永浩偶然谈起了想做手机。唐岩问:“那为什么不做?”罗永浩答:“没钱。”唐岩再问:“需要多少?”罗永浩说:“1000万美元,但1000万元人民币就可以开工了。”

与“商业伙伴”的关系称谓相比,唐岩更愿意选择“朋友”来形容罗永浩:“这个事情没有因为投了一些钱发生什么本质性的改变,就是朋友需要钱帮他凑一凑,大概就是这样。”最终唐岩、天使投资人吴泳铭等人投资了900万给锤子科技作为项目启动资金。

回顾对老罗的投资想法时,唐岩也坦承:“完全没想法也不可能,当时就是看中这个人做事比较踏实,有比较强的营销能力,做事很认真,对这些还是有一定看法的。”“挺好的一个人,比较直率,比较直率这一点比较对我胃口。” “老罗爱怎么做就怎么做。”

2012年4月8日,老罗发了一条微博透露:“马上就要注册一个新公司开始做手机了,每天都活在兴奋中……” 5月28日,锤子科技正式成立。

风口上的智能手机并不好做

那一年,老罗做手机的创业想法其实正好赶上了国产智能手机的大风口。彼时小米模式极速扩张的速度令人乍舌,小米手机仅在2012上半年含税销售额为60亿,销量突破300万台,喝完小米粥成立才十个月的公司估值就达到40亿美元,成为最炙手可热的明星公司。

口无遮拦的老罗曾嘲讽小米是“手机期货”、“耍猴式营销”。但由于资金并不宽裕,锤子科技还是直接复制了小米的早期模式:先做ROM再做手机,先看看市场和用户反应。

用了九个月的时间,在2013年3月27日锤子推出了自己的ROM,罗永浩标榜站在科技与人文的十字路口舍我其谁的气势,他坚信自己在理念上最接近乔布斯,也最可能成为继乔布斯之后的那个人。smart artisan,智能加工匠,smartianOS首次亮相,老罗甚至准备了10个手机,以免rom出现死机。回顾整场发布会,老罗用了30%时间在讲历史,30%讲图标系统美化,30%卖文艺,只有10%是在说正事,途中几乎嘲讽了当下所有潮流手机UI设计的丑且跟风,得罪了一片果粉、魅友、米粉。

就发布后网友的反应来看,多数人认为锤子ROM本身可算是个美观并在细节上用了点心思的ROM,但主要功能创新有限, 归根究底这是一款基于android深度定制的系统,并且几乎都是微创新,没有令人为之一震的革命性改进,更不配称为OS,前期过于高调的宣传和不断提升的期望没有被满足引发了一阵黑舆论风波,锤子科技第一场发布会从晚上7点45分左右开始,到11点结束,3个多小时的演讲的确把老罗累得够呛,在缺少更多引人入胜的亮点的情况下,台下观众疲态尽显,只能靠老罗的相声包袱和犀利言辞化解。

2013年那场ROM发布会没多久,老罗就烧光了唐岩等人给的900万元,公司还未走上正轨就面临资金不足的难题,据说发布会之后很多投资人都知道手机行业杀进来老罗这么个人,但对老罗的行事风格和言论有所看法,毕竟是开公司,不是一个人的肆无忌惮,一位知名基金的风投曾表示,“我非常欣赏老罗,但是我们不会给他投钱。”

但挺老罗的人也大有人在,2013年5月,锤子科技拿到了7000万元A轮投资,投资方为紫辉创投和一些其他投资人等,2014年4月,罗永浩发布微博表示,锤子科技又完成了B轮融资,融资金额达到1.8亿人民币,锤子科技的整体估值超过10亿元。

2014年5月,锤子第一款手机T1 发布。对于从未涉足过硬件生产的罗永浩,这是人生历史性的一步,他高调称之为“东半球最好用的智能手机”,担心触及新的《广告法》条例,没多久,宣传语又变成了“全球第二好用的智能手机”。在锤科第一款手机T1发布之前,老罗曾经发过一条微博,说:“如果T1售价低于2500,我是你孙子”。

但由于老罗经验不足,T1进入市场后就栽入了供应链的坑,质量问题频发,产能还跟不上:屏幕边框碎裂、漏光、摄像头内有污迹、前置摄像头位置不正、实体按键塌陷或窜键等。随后,罗永浩发布微博称,由于做工方面的苛刻要求,目前生产线上的良品率较低,业内人士的判断,锤子手机良品率不会超过50%,而正常数值应该在93%以上,T1 在发布后的3、4个月里都无法实现正常供货,漫长的等待让用户订单都变凉了,逃单率从最初的2%一路飙升到接近90%,网络上层出不穷的撕逼负面新闻更是让潜在用户不敢选择。

过分自信的定价策略,售价超过3000元的T1手机,在遭遇种种质疑后数月内降到了2000元以下,沦为千元级别手机,最便宜的16G 3G版售价1980元,这种做法激怒了不少首批锤子用户,感觉被欺骗了。最终,T1在2014年的总销量是25万多台,那一年,国产智能手机出货量为4.207亿台,其中,小米出货量为6112万台,对比之下足见业绩惨淡,锤子科技几乎没有市场存在感。

于是,老罗在网上被黑出一个外号,叫做公孙浩,意为公共孙子罗永浩,第一次,老罗被现实狠狠打了脸,而且没有太充足辩驳的借口。

差点死掉中得到的觉悟

这样的结果对于老罗来说无疑是沮丧的,他认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自己的口无遮拦让企业跟着遭殃了。那年12月6日,他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做了一场个人演讲《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他将其称之为“告别的聚会”,现场数次哽咽鞠躬,表示要认真学做企业家,并宣布个人微博号密码交给了公司公关部,将来所说的每一句话,要经过公司审核过再发布。感受到切肤之痛后,他也曾向雷军转达了歉意、感慨做手机不容易。

当个人标签从“锤子科技创始人,老罗”变为“锤子科技CEO”,去掉了“老罗”的符号,也代表着罗永浩决定从个人品牌到团队品牌的转变,这一次老罗妥协了,弱化个人标签带来的纷争与麻烦,树立公司形象。

因为过去的半年时间,受制于产能而错过手机销售的黄金期、躺枪于天猫预约数造假事件、突然降价招致满网的唾骂,产品售后问题频发等等,这些都使老罗和锤子科技走向崩溃边缘。

罗永浩总结道:“如果我们成功,很大程度上,是正派、体面、原则性和理想主义的成功,因为价值观方面的原因,我们得到了太多不合一般商业逻辑的支持和帮助;如果我们失败,可以肯定,这是商业能力上的不成熟,跟我们没有采取流氓手段获益没有丝毫关系,更谈不上理想主义和情怀的失败。”

T1 旗舰机的生产和销售状况输在了起跑线上,而从2014年5月推T1到2015年12月推出配置一般的T2,一年半的跨度,使得锤子手机缺少被关注的视点,品牌影响力差点销声匿迹,标榜不做低端机型的老罗2015年8月在上海发布了锤科全新子品牌“坚果”手机,起售价仅为899元,对标小米的红米系列,在电子产品更新换代超快的今天,锤子手机显然不具备多少优势。

T2卖了多少台?至今提起可能都是个难以启齿的数字,据说在社区问这个问题的都被视为锤子的黑粉,T1和T2几乎漂亮的“要死”,坚果走低端路线也真的谈不上实力派,锤子手机的整体销量远远无法与营销能力匹配。而老罗曾喊过的T3,据说也花了很长时间研发,希望T3能够真正担得起旗舰两个字,但不幸躺尸成为遗憾,后来“基于供应链生产这方面综合考量被迫把它做成了坚果pro”。

根据披露的锤子科技财务数据显示,锤子科技在2015年全年亏损4.62亿元,2016年上半年亏损1.92亿元。所幸,2015年6月,获得来自金石投资、久亦投资、抱团科技、迅游网络和合鲸资本的亿元级别的C轮融资。2015年7月,苏宁也投资了锤子科技,占锤子科技1.89%的股权。

这期间还有个死亡插曲是锤子科技和阿里的一段暧昧关系。2015年底,罗永浩便已经向马云示好,后来罗永浩将205万锤子科技股权质押给阿里巴巴,这笔被质押的股权占罗永浩所持锤子科技股份的50%以上,当罗永浩认为融资妥了,便去忙其他的事情的时候,阿里内部决策最终没有实际给锤子科技过桥贷款,有点乌龙。

在日趋饱和的国产手机市场拼杀出自没有明显优势,亏损还在持续,崩盘却迫在眉睫,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锤子科技6次被传倒闭,5次被传收购,3次被曝光资金链危机。其实,倒闭、收购、CTO 钱晨离职等不利消息,均起因于资金困境,锤子科技净资产甚至一度只剩下20万元。锤子在 2016 年两次发不出工资,其中一次罗永浩跟员工“解释”称是银行系统问题,公司差一点就倒闭了。

老罗回忆起“最凶险的一年”时透露,公司那时候已经悄悄为锤子准备起了后事:“我们弄清楚了企业倒闭的流程和法律规定,盘算着公司还有一些库存,在最极端的情况下是清仓处理转让卖掉,把工资发给员工的。”

天生骄傲的情怀在现实面前似乎不堪一击,为了拯救公司,罗永浩到陌陌做直播,去得到app开专栏等,最多的时候个人借款9600多万元补贴公司开销,罗永浩觉得自己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企业家了。

另一方面,他反思锤子科技的问题是是缺一个能够把产品线研发、生产、供应链全搞定的老大型人物。而随后吴德周的加入可以说是锤子科技发展步入正轨的关键因素。一方面供应链、生产更加稳定,不仅可以拿到主流的芯片,让品质有了保证。最关键的是让老罗对市场有了更加现实的认识,产品定位和价格更加符合市场规律,据说老罗用了 7 个月的时间请吴德周加入。

做为华为第一代手机研发骨干之一,吴德周曾经经历过华为手机初期起步阶段。他的到来,帮助锤子重新梳理锤子科技的产品线以及全部硬件研发工作。接下来锤子的硬件团队陆陆续续增加了70 多人,他们大多来自华为、联想等厂商,帮助锤子成为了一家走向正规的手机厂商。

起死回生,或许真的要成了

锤子科技的低谷时期,吴德周推进了Smartisan M1/M1L的研发发布,它也成为了锤子手机成立后第一个口碑尚可的畅销机型。有消息称,锤子科技借此完成了约为3亿元的D轮融资,此轮融资为锤子原有老股东的定增融资,但具体投资名单和比例一直未曾透露。但另一面,无论是Smartisan M1与M1L正面所采用的、与 iPhone 惊人相似的圆形指纹解锁键,基本是一款普通国产手机,发布会上被拿来做跑分演示,都在传递着老罗为了市场和销量不得不妥协的做法,活下去的欲望也让他们放下过往,甚至主动效仿起来自己曾经鄙夷的小米模式。

2017年5月,锤子发布坚果 Pro,老罗似乎终于找到了有助于销量的卖点方式,比如锤子开始将方向从应用层转向系统层,在 Smartisan OS 的迭代中锤子便签、One Step、Big Bang、闪念胶囊等创意交互功能成为很亮眼的特色。走过至暗时刻的老罗终于发布会后有底气说出这句话:除非天灾人祸,95% 以上能够实现盈利。同年11月推出的坚果Pro2,取得了锤子科技发展史上最大的成功,锤子手机再也不是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话,而是有些功能和硬件设计真正开始被市场称赞和喜欢。

锤子渐渐走上了正轨, “累,高兴,觉得这次要成了,虽然这种感觉已经有了四次。”

坚果Pro系列中端机型是锤子首款销量达到百万级的产品,老罗那句“如果将来傻X都在用锤子手机,你们一定要记得,这手机是为你们做的”,至今让人印象深刻。另外,开始做高性价比手机、出空气净化器、布局生态链……锤子幸存之后的诸多举动被业内评价越来越像小米了。

把高调的情怀内敛之后,老罗也越发像一位成熟的商人,更加重视线下渠道而不只是网络营销和煽情的力量。“我们过去线上是占到95%,线下5%基本没经营,将来会把至少20%从线下卖出去,还准备开始也找一找明星代言一下”。锤子科技开始在线下设旗舰店、授权专卖店、授权体验专区的运作方式,其中旗舰店由锤子自己建设,自己运营;授权专卖店会选择合适的经销商门店进行授权;授权体验专区则会进驻一二三线城市代理商门店、运营商门店等,扩大销售转化。

罗永浩表示,坚果Pro走得非常好,拿到融资没有问题。2017年8月,锤子融资到了D轮之后最大的一笔战略投资10亿元人民币,其中6亿来自成都政府,一半为股权投资,一半为债权投资,此外,还有私募基金投资4亿元。随后,锤子把总部从北京搬到了成都,成立了成都野望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畅呼吸科技(成都)公司,老罗还在成都购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套房子。

最终,有失情怀被老罗称为工业设计耻辱的M系列暂时拯救了锤子,性价比坚果Pro和Pro2让锤子科技起死回生转危为安,最近一款坚果3低配版1299元的千元机算是把性价比做到了头。一番折腾,老罗终于也觉悟到:“设计很重要,但它只是一部分……漂亮很重要,但科技行业漂亮也没那么必要。”只有设法把产品体验好、性价比提高,能出货才是王道。

“科技行业就是不归路。有时候惊涛骇浪,有时候腥风血雨。有些事现在讲是笑话,当时都是血泪。”再一次公开对话中,老罗难得深沉了一回。

“公司现在开始赚钱了,但我们没忘记用科技改变世界的初衷,而不是一味赚你的钱。”回顾过去,老罗略显激动,又给锤粉们打了一针鸡血,锤子科技做了6年没成,真不知道锤粉的优越感是哪里来的?因为你们知道真相。

不少人会质疑2017年锤子死里逃生,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上不求稳步上升反而做这样的冒险和投入?老罗在最后引用了滑翔机之父奥托·李林塔尔的一句名言作为回答:少许的牺牲是必要的,指引着我们去做不一样的东西。

下一步又是一个未知的答案,也许老罗和锤子科技没能成为革命者,但这种不断进取和想改变一点东西的想法值得天生骄傲吧。

来源:搜狐                                                   时间:2018-05-1

【查看更多】

其它产品